全球医药行业交易并购概览

日期:2016-11-11 浏览: 作者:卫信康
分享到:

2016年1018,Clarivate Analytics(原汤森路透知识产权与科技集团事业部)“新形式下的外部合作与商务拓展主题沙龙”,在北京东方美爵酒店圆满落幕。此次论坛上,其生命科学事业部的全球咨询业务主管Jamie Munro博士,为大家做了一次关于“全球医药行业交易并购”的主题演讲。他以大数据的形式,分析了从2011年到2016年上半年全球制药领域17000多个合作案例,总结了这些合作案例的共性特点和规律,并以全球排名前50的公司数据为基础,进一步分享了这些特点给全球整个制药行业的启示。


本文转载自汤森路透生命科学与制药


随着全球经济的发展以及老龄化的加剧,用药健康已经成为全人类密切关注的话题。全球制药企业在面临机遇的同时,也面临着新药产出率越来越低,投入成本越来越高的巨大挑战。
    “医药行业的交易和并购”作为快速补充产品线、强力优化资源配置、保持企业高速增长的有效手段,已经成为全球制药企业不可或缺的资源配置方式。
       JamieMunro
博士首先分析了2011~2016年上半年全球制药领域17000多个合作案例。整体来看,过去的5年间,全球医药行业的交易额突破1.5万亿美金。其中,以“小分子药物、生物药、疫苗及基因疗法”等为代表的传统制药行业贡献了62%的份额。
NOTE:ChartexcludesdealswherePrimaryTechnologywasOther,Unknown,orNotApplicable.
       此外,过去的5年间全球医药行业的交易在呈现稳健增长的同时,其多样化的交易类型也格外引人瞩目。其主要类型有:许可及合资公司、兼并收购、合作研发等。
NOTE:ChartexcludescertainothertransactiontypesavailableinRecap,includingDistribution,Service,SupplyOnly,Co-PromotionOnly,EquityOnly,Grant,Loan,RoyaltyBuyout,Settlement,andSpin-outAgreements.

  其中,“许可及合资公司”为最主要的交易类型,5年的增长率为25%;“兼并收购”与“合作研发”紧随其后,增长率分别为45%50%。与“许可及合资公司”的类型相比体量虽有所差距,但后两者增长率更高。这一点体现了全球制药企业对“兼并收购”及“合作研发”两种模式越来越高的重视程度。
  在对全球医药行业交易情况作了整体介绍之后,JamieMunro博士进一步以全球前50强制药企业(交易额占据全球医药交易总额的50%)为例,分析了“许可及合资公司”模式、“兼并收购”模式以及这些交易模式所集中的疾病领域,并总结了全球医药行业未来的交易趋势。
  来自全球前50强制药企业的交易数据显示,47%的交易是由“许可类”的交易模式贡献。
整体来看,许可类的交易模式呈现了三个特点:
  从交易数量和金额来看,过去的5年间,交易数量稳定,交易金额逐年攀升。其中2015年的第四季度,50强制药企业以210亿美金的交易总额创造了5年来单季度的交易记录。可以说,2015年是近5年来制药行业合作交易最为活跃的一年,2016年的交易合作虽然预计数量上不如2015年,但同比上半年仍可看出一定的增长空间。
从交易领域来看,全球前50强制药企业仅在2016年上半年的时间,所发生的交易有80%集中在5大治疗领域:肿瘤、感染、精神神经、内分泌与代谢、自身免疫性疾病/炎症。
  其中,肿瘤领域占比39%,在所有领域中遥遥领先。从这些药物的研发阶段来看,许可类交易更偏重于处于早期研发。
NOTE:

OtherdiseaseareasareCardiovascular,Rare(OrphanDesigneesandChromosomalAbnormalities),Hematologic,Ophthalmic,Pulmonary/Respiratory,Gastrointestinal,Dermatologic,andGenitourinaryconditions

  从2016年上半年发生的交易来看,前10大交易的首付金总额超过8亿美金。其中,得益于肿瘤免疫治疗在近年来取得的突破性进展,肿瘤领域的首付金最高,为5.25亿美金,占比超过65%。在新药产出率越来越低的大环境下,首付金额的增高也是可以预见的全球医药行业交易趋势。
兼并收购:不可或缺的交易模式
  从数量来看,“兼并收购”是仅次于“许可类”的交易模式,该交易模式在最近的5年间主要呈现两大特点:
  1
、“已上市及II期临床阶段的药物”更容易成为并购标的从前50强制药公司发生的152个并购项目所处的研发阶段来看,围绕已上市药物的并购数量最多,其次为II期临床药物。这一点可能与并购公司的高度风险意识有关:一方面,已上市的药物法规风险最低,兼并收购是补充产品线最直接的方式;另一方面,处于临床II期的药物一般有效性得到了验证,并购代价相对较低,整体收益风险比较高。
NOTES:Recapcategorizestherapeuticassetdealsbythemostadvancedstageenteredbytheleadasset.Forexample,aprogramthathasfinishedPhase2butnotyetstartedPhase3iscategorizedasaPhase2asset.ChartexcludesdealswhereStageareawasunknownornotapplicable.

  2
、非上市公司为主要的并购标的
  从并购标的公司的类型看,围绕非上市公司的交易在最近5年间交易更为活跃,增长也非常明显。其中,2013年到2015年的交易额更是直线飙升;围绕上市公司的并购无论数量还是金额,在过去的5年间表现平稳。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,可能与非上市公司和上市公司的优势差异有关:非上市公司决策更为灵活,研发效率更高,但资金相对短缺。而上市公司资金雄厚,决策速度及研发效率却相对较低。两者优势互补,更有利于项目的高效推进。
  近年来,MNC对外寻找项目是一个大趋势,相比临床阶段的标的,这些药企更青睐处于Discovery阶段的项目。这一点体现了大公司对新靶点、新技术的渴求以及更早的战略布局策略。
  以强生、罗氏、诺华、辉瑞等超级MNC为例,在不同阶段的投资项目中,早期投资项目所占的比例最大,并且5年的投资呈增长趋势;从疾病领域来看,早期投资的项目主要集中在肿瘤、自身免疫、精神神经等领域,投资金额一般维持在3~7亿美金;治疗技术方面,新靶点、新治疗技术等(如:单抗、免疫治疗、siRNA,mRNA等主导的基因治疗)是早期投资项目的主要技术类型。
  整体来讲,全球医药行业的交易和并购在最近的5年间,主要以“许可类”交易为主;兼并收购作为不可或缺的交易类型,虽然体量较“许可类”小,但增长率更胜一筹;肿瘤领域依旧是MNC关注的焦点;相比临床阶段的标的,MNC更青睐处于Discovery阶段的项目,体现了大型公司对新靶点及新技术的渴求以及未来投资的新趋势。